成都是不是上门的都是假的

来源:国 华新闻网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成都是不是上门的都是假的剧情介绍

距离六四32周年纪念日不足一个月,今年亦是国安法实施后首次六四纪念日,香港支联会能否继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成为各界关注焦点。
支联会数名成员星期日趁母亲节,在旺角摆街站,收集六四悼念册市民签名以及派发蜡烛,呼吁市民毋忘悼念六四,并作出两手准备,如果六四当日未能举办大型集会,可以将悼念烛光遍地开花,上载照片到社交网站。
支联会表示,就算警方反对六四烛光集会,但不能阻止市民在街上手持烛光,支联会对六四死难者及天安门母亲的承诺并不是“轻飘飘”的承诺,不会因受压而轻易放弃。期间有警员调查支联会街站。
今年是北京六四屠城事件32周年,香港支联会今年以“为自由、共命运、同抗争”为悼念主题。
由于今年是《港区国安法》实施后首次六四纪念日,支联会能否继续过去超过30年的传统,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成为各界关注焦点。
支联会母亲节街站吁支持天安门母亲
距离六四纪念日不足一个月,支联会数名成员联同“天安门母亲运动”成员,星期日(5月9日)趁母亲节,在旺角摆街站,收集六四悼念册市民签名以及派发蜡烛,呼吁市民毋忘悼念六四,支持六四事件失去儿女的天安门母亲,以及因为反送中运动被判入狱的在囚者父母。
参与摆街站的支联会成员继续高呼被亲中传媒认为,违反《港区国安法》的五大纲领等口号,包括“平反八九民运、追究屠城责任、结束一党专政、建设民主中国、释放民运人士、释放所有政治犯、停止政治检控、释放所有政治犯。”
预先派发悼念六四蜡烛让市民两手准备
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街站发言表示,支联会已经根据法例向警方申请6月4日晚在维园举行六四32周年烛光悼念集会,在警方未反对集会之前,支联会仍然会呼吁市民当晚到维园参加烛光集会。
邹幸彤强调,无论到时的情况如何,警方会不会突然反对集会,支联会都会坚持六四当晚在维园、在香港有悼念六四死难者的烛光,支联会亦会在六四纪念日前预先摆街站向市民派发蜡烛,呼吁市民两手准备,6月4日晚上8点,无论身在何处点起烛光,将悼念的烛光遍地开花,上载照片到社交网站。
邹幸彤说:“都是一个应变的措施,万一当时(六四晚)、不一定万一的,就是无论你在哪里,你在香港也好、你在其他地方也好,我们今年会用一个‘hashtags’(主题标签),#6432Justice,大家只要记得6月4日是点起烛光,拍一张照片的话,可以照样上载到所有的社交媒体的平台,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。我们还在坚持,六四一日未平反,我们都会继续去坚持这个悼念,无论是在线上、在线下,我们要让大家见得到,悼念的烛光不会因为政治的打压而断绝。”
不是保存力量与否而是政府斩首几多力量
邹幸彤接受传媒访问表示,现阶段警方并未与支联会开会沟通有关六四烛光集会的安排,亦未有反对支联会举办六四烛光集会,她认为不可以假设今年与去年一样,警方以疫情为理由反对集会,她又认为现阶段香港所有防疫措施都陆续开放,她强调不要先“假设今年在维园点烛光就是犯法”。
对于有意见认为,应该保存力量,不强求六四当晚在维园燃点悼念烛光,邹幸彤回应表示,并不是支联会要不要保持力量,其实是当局要“斩首”多少力量。
邹幸彤说:“关于保持力量的争论,其实大家见到现在的社会形势,其实不是我们要不要保持力量,其实是政府它想去所谓‘斩首’多少的力量。除非你不去做这个民主的抗争、除非你去放弃这个争取,如果不是的话,有些东西是避免不到的,有些东西是要有准备的。我们过去坚持了31年,是去悼念六四,这个不是一个‘轻飘飘’(随便)的承诺、不是一个不准备付出的承诺,(中国)国内的我们的伙伴、我们的手足,做同样的事情、甚至更加轻微的事情,去悼念六四、去讲六四这件事情,面对的是3年、4年、10年的坐监(牢)。”
邹幸彤:悼念六四不是“轻飘飘”的承诺
邹幸彤表示,如果当初没有决心要付出,一开始就不会坚持悼念六四死难者。她强调,支联会对六四死难者及天安门母亲的承诺,并不是“轻飘飘”的承诺,不会因受压而轻易放弃。
邹幸彤说:“我们如果不准备有这样的付出,我们不会做这件事。我们一开始时便知道这件事是共产党所不喜欢,我们都知道香港真正的统治者是共产党,但我们坚持要讲我们的说话;我们这个承诺对天安门妈妈、对当年的死难者、对所有流亡的、囚禁的手足、伙伴、朋友,不是一个虚无的承诺,不是说一有压力就要退却的承诺。所以我们会坚持做我们合理的行为,政府真的要不合理地去打压,真的要‘夹硬来去拉人’(强行拘捕),我们也愿意承受。”
邹幸彤表示,支联会已经准备了六四当晚最坏的情况,预备了后备方案,假设所有成员被拘捕,支联会还有一个网上的方案,让世界各地的人士参与。
邹幸彤强调,就算警方反对六四烛光集会,但不能阻止市民在街上手持烛光,她表示,支联会坚持维园里面要有悼念六四的烛光,她又表示,形势如此更加要靠市民自发的行动能力。
国安法下天安门母亲不少义工移民海外
天安门母亲运动成员刘家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,今年是国安法实施后首次六四纪念日,她坦言举办悼念活动是多了一份压力,组织有不少义工因为政治环境的转变移民海外。
刘家仪说:“我们的确有很多的义工朋友,他们是爸爸妈妈,他们协助天安门母亲都很多年,他们自己现在最重要的重中之重,就是为自己的子女争取自由。所以有部份的义工朋友离开移民海外,其实我觉得这个是(好像)‘走难’(逃难),因为他们都走得很急促。另外一部份的朋友,就的确是对于一些被拍到样(貎)的行动、活动,他们是有些担忧的。其他的部份我们都继续坚持下去,问题就不大的。”
刘家仪表示,仍然会坚持在香港举办六四悼念活动,不过,她坦言以往摆街站都不会担心被警方“冚档”(取缔),但是国安法之下,她认为香港人已经不能够坦然无惧地行使言论及表达自由。
刘家仪说:“担忧就是接下来因为我们一连串在街上,会派蜡烛、会做一些宣传活动,我们就希望不会受到很大的干扰或者会‘冚档’(取缔),这些亦都是我们以前没有的担忧。从前香港人觉得这些东西根本就是我们很基本的生活保障,我们言论自由的一部份。但是很不幸,现在我们如果去落实我们的言论自由,或者我们发表意见的时候,我们都要担忧会不会有警察、有国安,或者有其他人士来打扰我们的街站,这个亦都是很多的义工朋友现在是有担忧。”
不希望香港和中国走上“皇帝专制”旧路
对于黄之锋、岑敖晖、袁嘉蔚及刘凯晴4名年轻社运人士,因为参与去年六四烛光集会,被判监禁4至10个月,成为首次在香港参与六四烛光集会被判监的人士,刘家仪表示心痛。她认为,点烛光是否犯法,公道自在人心。她不希望香港变成中国大陆一样,走上“皇帝专制”的旧路。
刘家仪说:“我觉得很心痛的,说真的难道真的进去(维园)点了烛光,你就觉得他是犯了法吗﹖有没有犯法就真的公道自在人心,而且当天有几多市民在现场都有点起烛光。不要说六四,有些市民在网上叫做开玩笑,中秋节还多人过维园点起烛光,是不是以后‘不许百姓点(烛)光、只许州官放火’ ﹖我相信没人愿意香港同中国走回这一条‘皇帝专制’的旧路。你问我如果因为点烛光而犯法、而坐监(牢),我会相信任何被判的人士,都会觉得他是没有犯法,他只是在履行、在坚持香港人的言论自由,至于是被抓去坐监(牢),我相信香港人以及他们都是很无奈的。”
悼念六四烛光会长存香港人良心里
至于判刑会否阻吓市民参与六四悼念活动,刘家仪表示,就算香港的情况坏到有一天连蜡烛都不可以卖,她认为悼念六四的烛光仍然会长存在香港人的良心里面。
刘家仪说:“因为现在根本就是没办法,可以在一个大家觉得有公义的法治基础底下,去受到一个尊重人权的审判,有些东西既然要来的就来,既然逃不过的,我们就一齐‘挨落去’(熬下去)。但是尽管有一日全香港的烛光、蜡烛都不准卖了,全香港没有了烛光,我都相信那点烛光都还在香港人的良心里面,是永远你磨不灭的。这个是绝对会出现的,我不觉得会奇怪的。在中国历史上你真的会没收所有点火的东西的,是不是﹖如果有一日、如果我们香港已经疯狂到在某一段日子卖蜡烛是犯法,我们不可以再有蜡烛这样东西,我相信烛光亦都存在、绝对存在。”
刘家仪表示,一直支持天安门母亲寻求六四事件真相,亦盼望有民主的中国,六四事件不会再发生。她又表示,天安门母亲已年届70岁以上,但中共不允许她们在清明节扫墓,亦禁止她们在母亲节聚首,她质疑这些70到80岁的老人还有什么能力、体力可以令一个国家这么恐惧?刘家仪表示,期盼北京有人道安排让天安门母亲“老怀安慰”。
市民坚持悼念六四盼中港有民主
在支联会街站领取悼念六四蜡烛、化名陈先生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,他参与六四烛光集会已经很多年,今年会视乎情况,未必一定到维园点烛光,他认同可以将烛光遍地开花。
陈先生表示,多年来坚持悼念六四,是希望争取民主,他亦都支持支联会五大纲领。
陈先生说:(悼念六四)那个意义,都是香港也好、中国内地也好,都是想有民主而已,以及(支联会)其他口号都是支持的。
支联会摆街站期间,大批军装警员到场拍摄街站的情况,抄下支联会派发的传单内容,又搜查支联会成员的身份证等资料。
警方表示,接获报案人指称,有人在旺角港铁站出囗外,进行非法筹款活动。警方到场后,发现有团体设置街站并有多人在上址围观,于是劝喻在场人士不可聚集,以免违返限聚令,又警告街站团体不可以进行未经批准筹款。
支联会表示,筹款箱只用作收明信片,其后亦将筹款箱收起。

详情

成都是不是上门的都是假的 Copyright © 2020

常德汤臣万豪酒店妹子 成都洗浴中心 北京便宜泄火的地方 成都商务品茶 常德火车站玩鸡多少钱
北京霄云一号消费表 包美女的号码是多少 北京男士spa 蚌埠哪家spa有特色 北京足疗